饶先生饶先生

发改委“掌门人”5句话 解码中国经济形势

2016年,中国经济发展成果如何?2017年,中国经济发力布局何处?在今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说出的5句话,解码了中国经济形势。



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 


中国经济“塌方式”下滑的预言会落空


2015年底2016年初,中国经济运行缓慢回落,特别是在2015年GDP增速一季度7.0%、二季度7.0%、三季度6.9%、四季度6.8%的表现下,外界对中国经济的运行出现担忧。有的机构和专家预言中国经济可能出现“塌方式”的下滑、中国经济可能会硬着陆。


徐绍史说:“这些预言和预判都会落空。这一年(2016年)走过来,事实证明了这一点。”


2016年全年CPI同比温和上涨2%,城镇新增就业人口超1300万人,前三季度,中国GDP增速均稳定在6.7%......一连串数字证明中国经济运行平稳。


徐绍史预计,2016年中国GDP增速将在6.7%左右,中国经济总量会突破70万亿人民币,增量大约是5万亿。


“三去一降一补”取得初步成效


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,“三去一降一补”在“十三五”开局之年的进展尤为引人关注。


徐绍史说:“‘三去一降一补’已经取得初步成效。”


成效何在?2016年去产能的年度任务,即钢铁去产能4500万吨,煤炭去产能2.5亿吨,已提前超额完成,并在2016年底重新安置涉及去产能的职工接近70万。

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2015年1-11月亏损529亿,2016年1-11月盈利331亿,煤炭企业的利润也增长了1.1倍。


在2017年,去产能除了钢铁煤炭之外还会扩围,有一些产能利用率很低的、过剩产能比较严重的领域也会纳入去产能的范畴。


去库存方面,商品房待售面积从2016年1月份以来已连续10个月下降,而目前正在制定房地产业健康平稳发展的长效机制,包括一些法律法规规定和财政金融政策。


去杠杆方面,市场化债转股和企业兼并重组也在有序推进,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通过所属机构,及一些资产管理公司,已经跟煤炭、钢铁、有色、建筑工程、交通运输领域的23家企业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,整个协议额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。


在降成本方面,一是简政放权,进一步降低制度交易成本;二是减税降费,2017年会有更大的力度,尤其是要清理红顶中介的不合理收费。


补短板方面,将以“十三五”规划确定的165个重点工程和重点项目为主体,通过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,更好地撬动社会投资,特别是推进PPP,来补齐公共服务和公共设施的短板,更好地服务民众,保障民众的基本需要。


叫得响、数得着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


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的过程当中,中国推动的“双创”取得了蓬勃的发展,对新动能的成长,带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皆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


徐绍史说:“创新驱动产业迈向了中高端,一些叫得响、数得着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。”比如中国天眼,贵州500米直径望远镜投入使用;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,计算速度在全球首位;神舟天宫交会;探索一号深潜器万米深潜作业;自行设计的C919首飞在即。


另外,作为中国的两张名片,高速铁路和核电的技术也都有所突破,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等新技术也加速兴起,分享经济新模式广泛渗透,正在从生活资源向生产资料资源方面延伸。


同时,创新创业正全面推向纵深。徐绍史指出,中国去年设立了28个双创示范基地,新兴产业创投引导基金已经投入运行。


“双创”主体的量和质共同提高,前11个月新登记的市场主体已经超过1500万,同比增长了14%,企业和科研机构成为“双创”的主力军,创业投资也日益扩大,前11个月,募集的资本量是2015年的1.73倍。


“双创”平台服务提升,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纷纷参与“双创”平台的建设,“双创”平台进一步向服务化、精细化、专业化转换,“双创”催生了大量优质企业,也加速了科技成果的转化。


中国为企业降低成本约1万亿


就在前不久,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对于中国企业税负过高的言论引发了中国“死亡税率”的讨论。中国企业税务环境到底如何?


徐绍史表示,中国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。他说:“我大体算了算,去年我们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数大概1万亿左右。”


降低的1万亿成本到底在哪些方面?徐绍史指出,一是2016年“营改增”为企业减少税负约5000亿,而清理涉企收费大约减少了560亿;二是企业用能成本下降了约2000亿;三是企业利息负担在2016年1—11月份大约减少了787亿。;四是企业物流成本整体降低了350亿左右;五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也有所降低。


对外资、民资、国资一视同仁


为吸引外资,中国政府是否会给予外企在华公司超国民待遇和补贴,从而影响公平竞争呢?


徐绍史说:“我们作为世界前列的引进外资的国家,一直致力于建立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,无论是对外资、对民资、对国资,都是一视同仁,不给予某一个国家、某一类企业特定的‘超国民待遇’。”


他还强调,中国对有些产业、有些企业给予一些政策支持也是正常的,并且符合国际惯例。而中国将要进一步开放市场,进一步引进外资,而且会在统一开放、有序竞争的制度环境和市场环境上下更大的功夫。



编辑:宫雨霏



本文来自 成都市投融资商会 微信公众账号,由饶先生收录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评论 0

暂无评论...